歷代詩詞女性鑒賞辭典pdf

2019年9月17日23:05:48 評論 18
摘要

《歷代女性詩詞鑒賞辭典》選錄中國女性文學史上在詩詞創作方面較有代表性的人物,以明清時期閨秀作家為主,上溯至詩經、漢魏以及南朝女性詩歌作品,采擇選錄唐宋時期女性作家的詩詞。所錄作品還旁及晚晴近代以來的女界詩詞創作健將,如革命先驅秋瑾,女權先鋒呂碧城,女學者沈祖棻等,莫不以卓越的個人才、鮮明的個性魅力與鮮明的時代氣息,為女性詩詞乃至中國古典詩詞創作帶來一縷清新的氣息。所選作品重在其文學藝術價值,并兼顧時代特色和文學史意義。每篇女性詩詞作品下系鑒賞文一篇。此書在鑒賞文的組稿中得到一些古典文學研究的名家贊助支持,如葉嘉瑩、陳尚君、施議對、王曉驪等,他們撰寫的鑒賞文字也呈現出了學者的大家風范。值得注意的是,很多鑒賞文中除了運用文本細讀、美學分析和知人論世等傳統的文學批評方法對女性作者的作品作出盡可能豐富的解釋,并開掘女性作者幽微曲折細膩的內心世界和生命體驗以外,還能夠注意到古代女性特殊的社會身份和性別經驗。一些鑒賞文作者力求從性別和文化的新維度觀照古代女性作者的詩詞和文學創作活動,將其作其人作為反映當時社會文化價值和女性特殊經驗的文本加以分析解讀。像女性文學與地域文化以及家族文化的關系,女性作者的身份與其文學創作活動的關系等等新視角的引入,都體現了對近年來海內外古代女性文學研究的理論成果的借鑒和吸收。本書的鑒賞既立足于古典文學批評的豐厚土壤,又能寬廣的視野廣泛吸納新的研究思路、批評范式,展現出有別于傳統的古典文學賞析評論的新氣象、新風貌。

歷代詩詞女性鑒賞辭典 內容簡介

《歷代女性詩詞鑒賞辭典》所選女性作者均是女性文學史上較有代表性的人物,以明清時期閨秀作家為主,上溯至詩經、漢魏以及南朝女性詩歌作品,采擇選錄唐宋時期女性作家的詩詞。所錄作品還旁及晚晴近代以來的女界詩詞創作健將,如革命先驅秋瑾,女權先鋒呂碧城,女學者沈祖棻等,莫不以卓越的個人才、鮮明的個性魅力與鮮明的時代氣息,為女性詩詞乃至中國古典詩詞創作帶來一縷清新的氣息。所選作品重在其文學藝術價值,并兼顧時代特色和文學史意義。每篇女性詩詞作品下系鑒賞文一篇,具體而微地鑒賞詩詞本身的藝術價值,并且知人論世,論說宏闊社會時代背景、文化意蘊,文筆通脫優美,不乏真知灼見,兼有清新通脫的見解與深刻的思想,具有相當學術價值。

歷代詩詞女性鑒賞辭典 目錄

凡例

篇目表

正文

附錄

歷代女性詩詞書目

索引

佳句索引

詩人詞人筆畫索引

篇目筆畫索引

歷代詩詞女性鑒賞辭典 精彩文摘

題八詠樓 李清照

千古風流八詠樓, 江山留與后人愁。

水通南國三千里, 氣壓江城十四州。

在今人眼中,李清照特擅寫詞,實際上她的詩卻早得盛名,據宋人記載,清照“自少年便有詩名,才力華贍,逼近前輩”(南宋王灼《碧雞漫志》卷二)。這首《題八詠樓》雖非巨制,但寓意深刻,氣魄宏大,是李清照詩歌佳作之一。

這是一首登臨之作,大約作于紹興五年(1135年)詩人避難寓居金華期間。詩歌第一句從時間的縱向角度切入對八詠樓的描寫,八詠樓建于南齊隆昌元年(494年),為詩人沈約知婺州時所建,原名元暢樓,因沈約曾作《元暢樓八詠》詩,宋初據此而改稱八詠樓。“千古風流”四字,雖略帶夸張,卻展現了一個讓人無限神往的境界:自八詠樓建成之后,歷代詩人多有吟詠,風流相繼,至今不絕。第二句陡然急轉,詩情重重地落在一個“愁”字上。據宋韓元吉《極目亭詩集序》,站在八詠樓上,“盡見群山之秀。兩川貫其下,平林曠野,景物萬態”。面對大好江山,詩人百感交集,此時的她,不僅是飄零異鄉的孤苦嫠婦,也是憂讒畏譏的失意文人,更是以道自任的愛國志士。種種苦痛,絕非一“愁”字所能道盡,又只能以一“愁”字進行概括。這兩句情感對比鮮明,讓人印象深刻。詩歌后兩句“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出人意料之外,以八詠樓為視點,展現了一幅開闊壯美的南國江山圖。八詠樓下臨婺江,雙溪繞行,“水通”句既符合實景,又不受拘泥,境界開闊,讓人神飛三千里外。“十四州”代指兩浙路,《宋史·地理志》記載,“兩浙路”轄“府二:平江、鎮江;州十二:杭、越、湖婺、明、常、溫、臺、處、衢、嚴、秀”,此句極言八詠樓之雄麗,語帶夸張而氣勢逼人。這兩句詩“納須彌于芥子,現國土于毫端”(冒春榮《葚原詩說》),不僅顯露詩人出色的文學才華,也體現其為其他女性所少有的胸懷和氣魄。而寫景之中,似乎又隱含著詩人的憂思:金人鐵蹄正在南下,這承載著江南形勝、千古風流的八詠樓命運又會如何?從而與第二句之“愁”暗相呼應,完全符合“絕句之法……句絕而意不絕”(楊載《詩法家數》)的要求。

這首詩除了“氣象宏敞”(趙世杰《古今女史》卷六)的特點外,在結構上也頗有新意。作為一首七言絕句,大抵按照起、承、轉、合的方式進行構思,一般來說,先景后情,先平后揚,“大抵起承二句固難,然不過平直敘起為佳,從容承之為是,至如婉轉變化,工夫全在第三句”(楊載《詩法家數》)。這首詩卻先情后景,首句發端不凡,次句含蘊豐厚,遵循的并不是平鋪直敘的線型敘事方式。這給后兩句的構思提出了難題,如何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考量的是詩人的才情。如果沿著“愁”字繼續抒情,極易流于呆滯遲緩。而詩人的如椽巨筆卻凌空推宕而去,后兩句不寫情專寫景,又不寫眼前之景,視野頓開而另辟新境。李清照不甘人后的心性使之每每有超越前人之舉,其《聲聲慢》變押平聲韻為入聲韻而成千古絕唱即為一例。這首詩有意改變絕句結構的固有程式,從中亦可見其著力創新的勇氣和膽識。(王曉驪)

點絳唇 李清照

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客入來,襪刬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這首詞是否為李清照所作,學者頗有爭議。南宋王灼曾說李清照“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碧雞漫志》卷二),這首詞輕俏活潑的風格雖然與詞人的其他作品有所不同,但卻頗符合王灼“輕巧尖新,姿態百出”的評論,所以在確鑿的文獻證據發現之前,恐怕是不能輕易將之排除在李清照作品之外的。

詞作描寫少女生活片斷,上片寫蹴秋千。秋千是宋代盛行的婦女之戲,宋人詩詞多有描寫,如歐陽修《浣溪沙》“綠楊樓外出秋千”、蘇軾《蝶戀花》“墻里秋千墻外道”、黃庭堅“未到清明先禁火,還依桑下系千秋”(《觀化十五首》)等等,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六也有“舉目則秋千巧笑,觸處則蹴鞠疏狂”的描寫。這首詞省略了蕩秋千的過程,直接從“蹴罷秋千”入手,以靜寫動,以蕩秋千之后的倦意襯托游戲時的投入和快樂,構思巧妙,留給讀者極大的想象空間。后兩句以“露濃花瘦”比喻香汗淋漓、瘦弱嬌怯的女主人公,而“薄汗輕衣透”的描寫細致入微,我們幾乎可以看到少女慵懶的神情和額頭的顆顆汗珠。

下闋突然變靜為動,因為有客入園,少女受驚而起,倉促回避,竟然來不及穿上因蹴秋千而脫下的鞋子,匆忙之間,又帶落了發際金釵。這一連串的動作似乎有違貴族女性端莊凝重的閨范,然而卻逼真地再現了羞澀卻略帶莽撞的少女心性。而詞作最動人的片斷在最后三句:“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少女情懷,怕見生客,所以和羞而走,可是臨出門,卻難擋內心的好奇之心,有意回頭張望,終究不好意思,只好借嗅青梅的動作掩飾自己的真實用意。這三句來自于晚唐韓偓的詩意:“見客入來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門”(《偶見》),而改“和笑走”為“和羞走”、改“手搓梅子”為“卻把青梅嗅”,更貼合閨中少女的身份特點:“和笑走”,邊走邊笑,潑辣老練且帶有風塵氣,是青樓女性的神態;而“和羞走”則嬌羞難當,是大家閨秀的正常表現。同樣,與“嗅青梅”的動作相比,“手搓梅子”明顯粗魯唐突得多,顯然不應屬閨中女子。除此之外,詞作還增添了一個“倚門回首”的動作,更將慣受嬌寵的女孩兒嬌憨可愛的神態刻畫得栩栩如生。李清照早期詞受韓偓影響較大,包括其名作《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就出自韓詩詩意。宋代詩詞創作并不排斥學習和模仿前人作品,江西詩派所謂“點鐵成金”、“奪胎換骨”強調的都是襲前人之語而自出新意。李清照早期創作往往在模仿的同時,加入自己獨特的個人體驗,如這首《點絳唇》略作改動,就將少女活潑好動、嬌羞好奇的性格表現得活靈活現,所以清人李繼昌有“酷肖小兒女情態”之目(《左庵詞話》)。

這首詞在節奏的掌握上也非常有特點,可以說動靜相宜,張弛有致,上闋的靜態描寫細膩豐富,讓人有如在目前的逼真感,就像一幅仕女秋千圖;下闋由動而靜,靜中有動,描寫干凈利落,有兔起鶻落之致,前人所謂“片時意態,淫夷萬變,美人則然,紙上何遽能爾”(沈際飛《草堂詩余續集》卷上),所感慨的正是少年詞人卓而不凡的文學表現力。(王曉驪)

圖書網:歷代詩詞女性鑒賞辭典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