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講話實錄 演講卷pdf

2019年9月28日12:23:31 評論 5

鄧小平講話實錄 演講卷 內容簡介

《鄧小平講話實錄》記述了鄧小平從革命戰爭年代到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他的歷次講話,尤其是他講話中改革開放這一主張,對我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都有巨大的推動作用。其中,《演講卷》記錄了從1943年到1988年鄧小平的歷次重要演講。內容涉及國家建設、干部選拔、軍隊國防、財政、教育、黨內思想等諸多方面。時至今日,在黨的十九大上立未來五年“工作坐標”時,仍然堅定著改革開放的決心。全面深化改革,將“一張藍圖繪到底”,成為新時代改革新部署。

除了精彩而充滿智慧的講話實錄,本書在編寫過程中還補充了大量的背景資料,讓讀者可以更清楚地了解當時的國際背景以及政策出臺的前因后果,從國家建設、軍隊國防、民生要務、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干部選拔、黨建思想等諸多方面領略領袖人物的睿智與風采。

改革開放40年之際,《人民日報》評論:民族復興必將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實現。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回顧從鄧小平“不改革死路一條”的大聲疾呼,到習近平“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的錚錚誓言,中國在困頓中踏上改革開放之路,又在接續奮斗中讓這條偉大的道路不斷向前。

鄧小平講話實錄 演講卷 目錄

在北方局黨校整風動員會上的講話(1943年11月10日)

在中共重慶市第二次代表會議上的講話(1950年6月6日)

在中央民族訪問團大會上的講話(1950年7月21日)

在全國財政廳局長會議上的講話(1954年1月13日)

在全國財政廳局長會議上的總結講話(1954年1月25日)

在中共中央天津會議上的講話(1960年3月25日)

接見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工作會議全體同志時的講話(1961年10月23日)

在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上聽取冶金工業七年規劃匯報時的講話(1961年11月23日)

接見參加全國省、市、自治區婦聯主任會議全體同志時的講話(1961年12月27日)

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62年2月6日)

在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三屆七中全會上的講話(1962年7月7日)

在接見參加組織工作會議和全國監察工作會議的同志時的講話(1962年11月29日)

在聯合國第六屆特別會議上的講話(1974年4月10日)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機關團以上干部會上的講話(1975年1月25日)

在鋼鐵工業座談會上的講話(1975年5月29日)

在中央讀書班第四期學員結業見面會上的講話(1975年7月4日)

在國防工業重點企業會議上的講話(1975年8月3日)

在中共十屆三中全會上的講話(1977年7月21日)

在中共中央軍委座談會上的講話(1977年8月23日)

在中央軍委全體會議上的講話(1977年12月28日)

在全國科學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1978年3月18日)

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78年4月22日)

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78年6月2日)

在中共中央召開的理論工作務虛會上的講話(1979年3月30日)

在中共省、市、自治區委員會第一書記座談會上的講話(1979年10月4日)

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干部會議上的講話(1980年1月16日)

在中共中央軍委常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1980年3月12日)

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80年12月25日)

在十一屆六中全會預備會期間的講話(1981年6月22日)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中央機構精簡問題會議上的講話(1982年1月13日)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打擊經濟領域中嚴重犯罪活動問題會議上的講話(1982年4月10日)

在軍委座談會上的講話(1982年7月4日)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1983年10月12日)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五周年慶祝典禮上的講話(1984年10月1日)

在中央軍委座談會上的講話(1984年11月1日)

在全國科技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85年3月7日)

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85年5月19日)

在軍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1985年6月4日)

在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的講話(1985年9月23日)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1986年1月17日)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1986年6月28日)

在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1986年9月28日)

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的講話(1987年4月16日)

視察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工程時的講話(1988年10月24日)

鄧小平講話實錄 演講卷 精彩文摘

在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上

聽取冶金工業七年規劃匯報時的講話

(1961年11月23日)

1961年11月23日,在中共中央召開的書記處會議上,鄧小平聽取了冶金工業七年規劃的匯報,其后他作了一番關于要大批提拔年輕技術干部的講話。

對年輕技術干部的需要,源自工業化的社會進程。當時正是新中國成立后,想要振興百業,于是便學習蘇聯的經驗,準備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為了有計劃地迅速工業化,便制定了“五年計劃”。從1953年到1957年,是第一個“五年計劃”。這一年主要的任務是集中力量發展工業,建立國家工業化和國防現代化的初步基礎;相應地發展交通運輸、輕工業、農業和商業;相應地培養建設人才。

第一個“五年計劃”從開始實施,到完成計劃規定任務只用了四年時間,1956年就宣布提前完成。這一結果給當時的人們極大的信心。所以,當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最后一年,即1957年,超額完成任務量時,人民的生活便已經得到了較大改善,這也為新中國進入下一個“五年計劃”打下了基礎。

然而,當進入1958年到1962年的第二個“五年計劃”時,嘗到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甜頭的人們,開始變得冒進。當時,黨在經濟建設上犯了“左”的錯誤,盲目地追求工業產品數量的增長,而忽視了客觀的經濟規律,只憑著一番熱血冒進。這一時期也被稱為“大躍進”時期,看起來處處凱歌,卻處處都埋下了危機。此時,“一五計劃”的不足之處也顯露了出來,即農業生產趕不上工業生產步伐,繼而造成了嚴重的經濟困難。

1961年,是第二個“五年計劃”的第四年。由于“大躍進”的錯誤帶來的經濟損失,再加上從1959年起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到1960年夏季,在全國范圍內,糧食供應前所未有地緊張。

突出的民生問題,也凸顯了當時各種工作中只重數量不重質量的問題。這不由得讓鄧小平深思。自解放以來,培養出來的工程技術人員人數并不少,但這些技術人員卻沒有發揮最大的作用。一方面是盲目地生產,一方面是人才的浪費。這種人才的浪費,其實也是在間接地推動盲目生產。鄧小平覺得,要制止單有熱血沒有正確觀念的工作現象,不能僅僅靠一道行政命令,讓更多有學識的專業技術人員發揮他們應有的作用和主觀能動性,才能讓他們在工作中發現命令的缺失,方可即時糾正錯誤。就此,他在聽取冶金工業規劃報告時,提出了他關于年輕技術干部的任用想法。

對于技術人員的現狀,鄧小平首先表示了不滿:“這幾年來,我們對技術干部關心不夠,對他們的使用有問題。有許多新生力量,能力未得到很好發揮。好多大學畢業生,工作了幾年還當見習技術員,為什么不能大膽提拔當工程師?留學生回來后,使用得又怎樣?我們再沒有錢,也要把這批人提上來。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嘛。把年輕人提起來,放到重要崗位,管的業務寬了,見識就廣了,就能更好地發揮作用。要重視二十幾歲、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世界上的科學家,成名的很多是在三十歲左右。現在再不重視培養提拔年輕人就晚了,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就不行了。”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不僅僅是用心的問題,更是眼界的問題。如果這批有知識的年輕技術人員,沒有到領導的位置,他們能做的也只是擰幾個螺絲釘,畫好幾張設計圖。對全局把握的缺失,讓他們沒有能力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也就無法成為工業進程的樞紐,而僅僅是幾顆螺絲釘。這種大材小用,人才的低效率化,必將放緩工業化進程,并讓工業化進程多走彎路。

他不滿地說:“我們現在主要的問題是浪費專業技術力量。絕大多數工廠的技術干部都有窩工現象。有些單位讓他們去搞與專業技術無關的行政工作,還有的長期下放勞動或打雜。以后,對大學畢業生的使用,要注意發揮他們的專長。”

技術干部為什么會“窩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們根本得不到重視。在重視政治超過重視技術的情況下,這些技術干部即便被放在了干部的崗位上,也沒有發言的權力,久而久之,便懈怠了。

就此,鄧小平嚴肅地指出,要大量提拔年輕的技術干部,并把他們放到正確的位置上去。他說:“這次提拔工程師,不是個別的,有多少提多少。我看全國能夠提拔幾萬個工程師。要經過精選、評議。提拔的條件主要是根據專業技術水平,政治條件是不反對共產黨,忠于祖國。共產黨員專業技術不合格的也不能提。有的人可以破格提成工程師,不一定都要經過見習技術員、技術員再提為工程師。新提的工程師一切待遇都按照工程師的標準,無非一個人增加幾十元工資。”

這不拘一格提拔人才的方式,極為大膽。在當時極“左”思想嚴重的情況下,提出“政治條件是不反對共產黨,忠于祖國。共產黨員專業技術不合格的也不能提”的條件,可以說相當寬泛,這就為更多的技術人員提供了上升空間。而這種技術干部組成的寬泛性,其實也是在降低絕對權威的力量,希望能就此聽到更多的聲音。當然,更重要的,是鄧小平的務實精神,讓他更多地看重這些潛在技術干部們促進工業化進程的能力。

這次講話對技術人才,尤其是對冶金行業的技術人員給予了極高的重視,為這些工業產業中的骨干力量提供了一個可施展的平臺,保證了工業產業中的技術力量。

在鄧小平和中央一些領導同志的倡議下,學位條例起草工作由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科委主任的聶榮臻同志牽頭負責,具體工作則以國務院科技干部局為主,教育部、中國科學院等幾個有關部門參加,共同進行。

這次學位條例起草工作,經歷兩次大的修改,分別于1961年11月和1963年10月上報中央。1963年年底,教育部接到國務院科技干部局負責同志打來的電話說,學位條例草案已經鄧小平同志審閱同意,并報中央其他領導同志傳閱。當時大家感到非常振奮。

后來,由于“左”的錯誤思想又開始抬頭并泛濫,搞學位被錯誤地認為是“資產階級法權”的一種表現,未能進入國家立法程序,被束之高閣。但這次學位條例起草工作,和第一次林楓同志主持的學位條例起草工作,為以后重新起草學位條例提供了寶貴的工作經驗。

圖書網:鄧小平講話實錄 演講卷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