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中的哲學家pdf

2019年9月16日21:31:18 評論 49
摘要

《風暴中的哲學家》是關于康吉蘭,薩特,福柯,阿爾都塞,德勒茲,德里達——六位不同形態的思想家,指向同一種激情四射的后資本主義批判立場!

風暴中的哲學家 內容簡介

《風暴中的哲學家》是一部盧迪奈斯科向康吉蘭、薩特、福柯、阿爾都塞、德勒茲和德里達這六位法國當代重要哲學家的致敬之作。他們之間雖充斥著分歧、爭論,卻都以批判的方式面對這政治參與問題和對弗洛伊德“無意識”概念的領會,以如作者所言的“穿越風暴”為代價,拒絕成為人之標準化的仆人,拒絕臣服于野蠻的意識形態。作者通過選取這具有代表性的六位哲學家,描繪了二十世紀后半葉法國知識分子的生存圖景,表明只有對優良遺產的批判性接受才能使我們進行自己思考,并創造出未來的思想、黃金時代的思想以及不屈從的思想。

風暴中的哲學家 目錄

引言 為了批判思想

第一章 喬治·康吉蘭:英雄主義哲學

第二章 讓·保羅·薩特:多瑙河綠蔭堤岸上的精神分析

第三章 米歇爾·福柯:《瘋狂史》的多種解讀

第四章 路易·阿爾都塞:殺人場景

第五章 吉爾·德勒茲:反俄底浦斯式變奏

第六章 雅克·德里達:死亡瞬間

注記

風暴中的哲學家 精彩文摘

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奇怪的時代。人們從未停止紀念那些偉大的事件、人物、思想和美德:“蘭波年”、“雨果年”或者“儒勒·凡爾納年”。然而,人們卻從不去修整各個學科、學說,以及沒有得到相應重視的那些解放性探險的基礎。人們粗暴地拒絕了女性主義、社會主義和精神分析,宣稱弗洛伊德、馬克思或尼采已死,可這樣做的理由,與任何形式規范批判所使用的理由是一樣的。人們只談論清查或評估的權利,就好像各種智識活動的必然差別可以概略為對人和事——更或是對那些變成物的人——進行的一個龐大簿記。

我并不只是指那些已經被歷史學家共同體所拋棄,但仍繼續潛在發揮作用的否定主義,我想到的更是那些平庸的小修正主義者,比如,他們試圖以必要的英雄主義相對化為名,以與叛亂思想決裂的意志為名,將“維希”與“抵抗運動”(la Résistance)相提并論;他們還通過某個對文本的巧妙歪曲,在揭露社會主義世界歷史之所謂奠基性神話的語境下,將薩爾瓦多·阿連德當作種族主義者、反猶分子和優生主義者。

至于哲學領域,那些視哲學無用、過時、太希臘或太德國、無法評估或無法囊括在科學主義范疇里——總之,太過顛覆性——的人,他們越是威脅哲學在學校或大學里的教學,在國家機構之外“進行哲學”或“學習獨立思考”的需求就越是旺盛:柏拉圖、蘇格拉底、前蘇格拉底時期的唯物主義者、拉丁人、現代人、后現代人、古代人、新現代人、或新或舊的反動分子興盛起來。在學院主義者加強官方教學在哲學上的回歸與要求“鮮活”和超越學院教育的大眾之間,正在形成一道鴻溝。因為人們害怕丟失自己的身份、界限和民族性,被這種恐懼所俘虜的世界正在不斷加深著這道鴻溝。

新聞界構建的檔案大多致力于災難性宣告:歷史的終結,意識形態的終結,大師的終結,思想的終結,人的終結,一切的終結。支持還是反對讓·保羅·薩特?支持還是反對雷蒙·阿隆?你更傾向于認為其中之一有道理而其他的沒道理,或者相反?要燒掉那些從此被認為不堪卒讀、精英主義、危險而又反民主的“五月風暴”思想、思想家及著作嗎?這些風俗和精神革命的積極參與者[現在]方括號內容為譯者根據上下文添加,下同。是否已經成為資產階級、資本家和既無信仰又無法則、貪享小樂趣的人了呢?

那些假裝表現“新文明病”的相同問題和相同答案到處都是。父親消失了,那么為什么母親沒有消失?母親難道最終不也是父親,而父親最終則是母親?為什么年輕人不思考?為什么孩子不可忍受?是因為弗朗索瓦茲·多爾托、電視、色情書刊或卡通?思想大師們都變成了什么?他們死了,還是在孕育、在冬眠或是在通向最終滅絕的路上?

而女人,她們是否有能力以男人們所擁有的同樣名義,來指導人類,來像男人那樣思考,來成為哲學家?她們是否有同樣的神經、神經元、情感和犯罪沖動?耶穌是否是抹大拉的馬利亞的情人,而基督教是否是一個性別化、兩極化(被遮蔽女性和統治性男性)的宗教?

法國是否進入了衰退?你是支持還是反對斯賓諾莎、達爾文或者伽利略?你喜歡美國嗎?海德格爾只不過是個納粹?米歇爾·福柯是本·拉登的先兆?吉爾·德勒茲有毒物癖?雅克·德里達是解構的精神領袖?拿破侖與希特勒真的如此不同嗎?說說這些相似性,說說你的想法,升級你的知識,以你自己的名義說話吧。

誰是你的最愛,誰是最渺小的,誰是最偉大的,誰是最平庸的,誰是最故弄玄虛的,誰又是罪大惡極的?分門、別類、計算、衡量、鑒定和標準化。這就是當代追問的零度,它以假面舞會式的現代性之名,不斷質疑所有建立在人和事物之復雜性分析上的批判智慧。

性從未如此自由,科學從未在身體和神經探索中如此進步。然而,心靈的痛苦也從未如此鮮活:孤獨、嗑藥、無聊、疲憊、減肥、肥胖,以及將生命的每時每刻都醫療化。20世紀通過高昂的斗爭所獲得的、如此必要的自我自由,現在似乎已經轉變為某種清教徒式的拘束要求。至于社會苦痛,在青年失業基數和悲慘遷移基數的持續推進之中,比它看上去還要不可承受。

性從道德枷鎖中解放出來,但不再是與欲望相關的經歷,而成為只能走向至死方休的器官性能、鍛煉和保健。如何高潮?如何使人高潮?陰道的理想尺寸是什么,陰莖的最佳長度是什么?[性生活的]時間需要多長?在人的一生中,在一個星期內,在一天中,在一分鐘里,需要多少個性伙伴?調節心理學與性錯亂或性伙伴交換心理學,從未像今天這樣令人感到觸目驚心。人們正好處在各種抱怨的擴張之中,因為越是有人承諾幸福和安逸,不幸就越是揮之不去,風險就越是巨大,就會有更多因承諾未兌現而受害的人起來反抗那些背叛他們的人。

這個對存在所進行的神奇的心理化進程贏得了整個社會,并為加強社會的去政治化程度做著貢獻。在這個心理化進程之中,怎能不看到福柯和德勒茲所說的那種“平庸的小法西斯主義”?這種“平庸的小法西斯主義”是私密的,那些本身既是其主導者又是其受害者的人欲求它、需要它、接納它,并頌揚它。小法西斯主義當然與那些龐大的法西斯體系不可同日而語,因為這個法西斯主義滑向每個個體,滑向這些個體的無知,這個法西斯主義從不質疑人權、人道主義和民主權利的神圣原則。

我選擇向六位法國哲學家致敬——康吉蘭、薩特、福柯、阿爾都塞、德勒茲和德里達,他們的作品在全世界范圍內為人所知并廣受評議。撇開他們的分歧、爭議和同謀式沖擊不論,他們的共同點就是:都以批判的方式,不僅面對著政治參與問題(即面對自由哲學),還面對著對弗洛伊德“無意識”概念的領會(即面對結構哲學)。他們都是語言的風格大師,充滿著藝術和文學激情。

將他們齊聚在此,正是因為他們的作品和生活中共同包含著這種面對。以我所說的“穿越風暴”為代價,他們都拒絕成為人之標準化的仆人——而這個人之標準化,在其最為實驗性的版本中,只不過是一種臣服于野蠻的意識形態。他們都是在電視和大媒體還沒有在知識傳播上占據重要地位之前發表了自己的著作,德勒茲和德里達還為重新反思現代媒介論(médiologie)提供了基石。

可以說,這遠遠不是要去紀念他們過去的輝煌,或者懷著鄉愁去對他們的著作進行簡單的重新解讀。通過讓他們的思想彼此映照,通過強調20世紀后半葉法國知識分子生活歷史中閃亮的幾個時刻,我試圖表明,只有對遺產的批判性接收,才能讓我們進行自己的思考,并創造出未來的思想、黃金時代的思想以及不屈從的思想,而這個思想,必然是不忠誠的。

圖書網:風暴中的哲學家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